正文 第一三四章 贤妻玉儿

早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剑语含香正文 第一三四章 贤妻玉儿
(早读书http://www.zaodushu.com)    果然,太子顿时就神采飞扬了,似乎一切又都没发生过了;赶紧拉过两人坐下,又吩咐下人上了酒菜。

    直到这会儿,他才想起来要款待两人,似乎太平公主的教导,早已被他抛到九宵云外去了;看来,这个太子真是健忘啊,什么都记不住,他会是个好皇帝吗?

    裴寂已在心里不停审度,慢慢的,他的脸上竟露出来失望之色,随即,又赶紧掩藏了,作出一副欢欣状:“太子真是越来越成熟了,好,好,好!”

    太子弘闻言,更高兴了,不由得得意地说:“我现在才知道为什么父皇母后会喜欢太平公主了,原来,她最懂他们的心思;看来,我还得充分利用我这个妹妹,争取把这个太子位置坐得稳当点!”

    真是口无遮拦,这种话也是能轻易说的?再说,太平公主教了你那么多,你又记住了几句?再说,早上你还干出来那种羞辱她和上官婉儿的事情,她们不整治你就算不错了?此时此刻,你还想利用她?那不是做春秋大梦吗?

    裴寂想着,不觉又摇头了,却又不得不再度规劝他:“太子殿下,既然太平公主说得对,那你为什么不照她说的去做呢?唉,太子,凡事要从小处入手,别尽想那些没影儿的事情,不如,你最近就把灾民的事情搞好了吧,然后,我们再在朝堂上夸赞你,如何?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裴大人教训得是,弘受教了!有空请裴大人、小寒师傅多多教导我,我一定努力听从你们的指导,争取挽回帝心!”说着,他的脸上又浮现出来甜蜜的样子,那神态,似乎已坐上帝位了!

    看得裴寂又不禁摇摇头,心中的失望再度上升,终于,他忍不住了,站起来说:“太子,我也累了,小寒大人也累了,他明天还要当新郎官呢!嘿嘿,小寒大人,我们告辞吧!”

    “是,谨遵裴大人的意思,太子,那我们就告辞了,记得明天早点去,多喝几杯,我和几位夫人一定要敬你几杯!”小寒赶紧起身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那我就不留你们了,我送送你们!”太子这才起身相送。

    出了太子府,小寒又亲自将裴寂扶上车,才坐上去,又亲自送他回裴府了;裴寂请他进去时,他却笑了:“裴大人,咱们有的是时间,明天过了,我和夫人们肯定要来打挠的,还有太平哦;对了,你们家的酒要早点准备好,正如太平妹妹说的,我是无酒不欢的!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谨遵王子殿下的吩咐,哈哈,美酒嘛,我一定给你们备上,嘿嘿,只要王子殿下不嫌弃就好了!”裴寂地说。

    “那,裴大人,小寒告辞了,明天还要有劳大人呢,大人辛苦了,小寒再次感谢!”说完,小寒赶紧鞠躬致礼,这才告辞。

    “唉,该当的不想当,不能当的占着位置,这大唐究竟怎么了?他才应该是天子啊,如此风度,如此才华,不做天子,实在太可惜了!”望着小寒远去的背影,裴寂不由得发出一阵暗叹。

    “祖父,你在说什么?”一声清脆的声音打断了裴寂的思考。

    只见一个娇俏的身影迎了出去,裴寂这收收回心神,说:“啊,没什么,刚才小寒王子送我回来的;对了,映雪,你见过咱们大唐的小寒王子没有?就是现在长安城传诵得沸沸扬扬的小寒王子!”

    裴映雪听了,不觉好奇:祖父这是怎么了?自己总呆在这裴府,很少外出,怎么可能认识什么小寒王子?他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嘴上却说:“映雪一向少出府,没机会认识什么小寒王子,只是听祖父提过几次而已!”

    原来,裴府家教甚严,几个小公子都管教得非常严格,更何况眼前的裴映雪?她怎么可能认识小寒王子?

    想到这里裴寂不觉惭愧,今天自己怎么了?竟问如此愚蠢的问题!看来,家教虽严,可也未必尽是好事!

    于是,裴寂叹了口气,随着裴映雪进府,说:“也许,祖父真的管你管得太严格了,唉,也许,反而不是好事;算了,不说了,小寒王子这几天可能要来咱们府上,你可要替祖父好生招待客人,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啊!”裴映雪不由得一阵惊呼:祖父这是怎么了?难道,莫非?

    想着想着,她的脸不觉红了,却又不知道该回话,只得说:“是,谨遵祖父之命,映雪会尽心招待客人的!”

    “嗯,那就好,记住了,映雪,那是天底下最优秀的男子,你要是能够侍候他,那才是你的福分!明白吗?”裴寂想着,不觉将话完全点穿了。

    “啊!”裴映雪不由得羞红了脸,原来,祖父竟是这般心思:该怎么办?难道,真的非要嫁给那个小寒王子不可?

    且不说裴映雪自此心下惴惴不安,单说小寒回到太平公主府,就迎上太平公主的笑脸,他马上回以笑容,说:“妹妹这么开心,为了那般?”

    太平公主却笑而不答,指了指玉儿,竟看见了一脸愁容的玉儿:她怎么了?难道,醋意上来了?

    “好好安抚一下你的正宫娘娘吧,嘿嘿,我瞧玉儿嫂嫂这两天似乎有心事,哈哈,寒哥哥可别后院起火哦!”说完,太平公主亲了一下小寒,才自去了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,谢谢太平!”小寒赶紧言谢,向玉儿走去。

    只见她正在前庭走着,那张脸似乎正藏了不少心事,眼睛,也有点焦虑:难道,她真出了什么事情?莫非,怪自己娶那三个老婆了?

    “玉儿,你怎么了?”小寒不由得走上前,将玉儿揽在怀里。

    玉儿看了他一眼,才说:“没,没什么,只是,有点感触而已,寒哥哥不必放在心上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是不是怪我娶她们三个?”小寒也不啰嗦,直奔主题,试图解开她心头的疙瘩:这才是最重要的,他最怕玉儿不高兴了!

    玉儿笑了,赶紧回复:“怎么会儿?寒哥哥你误会玉儿了,只是,目前形势这么复杂,咱们还退得了吗?我们回去得了吗?”

    原来,这才是她最关心的问题,也是小寒这几日不停思考的问题:这回,连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?是啊,朝廷上的事儿越来越复杂了,现在,他又将娶上官婉儿和武凝霜,显然,已是泥足深陷,要退,谈何容易?

    “那,玉儿,你怎么看?是不是我们赶快回突厥才最好呢?”小寒不觉一问:他有点进退失据了!

    玉儿看了他一眼,才笑道:“你舍得你的太平妹妹吗?婉儿、凝霜她们愿意和我们一起回突厥吗?难道,你又舍得他们吗?”

    小寒叹了口气,不觉摇了摇头,感觉这事儿已向滚雪球般,已越来越大,大得连他自己都已无法自拔了,所有的事情一环紧扣一环,紧紧地将自己拴住了,想走,已根本不可能!

    “玉儿,那你有主意吗?咱们怎么办?是不是一直长居长安了?”小寒不觉长吸了一口气:他实在不愿意长此下去,可不能割舍的东西越来越多!

    “既然退不了,不如,咱们就住下来;现在看来,我们已基本无危险了;皇上皇后娘娘喜欢你,太平妹妹也喜欢你,还有一般大臣,几乎都看好你,所以,寒哥哥目前安全了,我们已经上岸了;可是,那个宝座你要不要?还是,寒哥哥有什么想法?这才是最重要的,玉儿必须得先知道,好吗?”玉儿的眼睛已空明一片了。

    小寒最相信的当然是玉儿,他想了想,才说:“那个位置我永远不会去坐,因为我根本不喜欢,只是,很显然,朝臣们都有主意,要说服他们并不容易,看来,只有婉儿、凝霜和我一起想办法了;玉儿你是旁观者,所谓旁观者清,说不定你的意见才是最好的,我相信你!”小寒终于说出来想法。

    玉儿笑了,说:“谢谢寒哥哥,可是,我父母怎么办?他们一直住突厥吗?”这才是她最关注的问题,也是她的忧愁之所在。

    “不,我希望他们回三河镇,继续在那里生活;我们始终要回那里的,那里才是我们的家,这里,永远都不是!”小寒坚决地说。

    玉儿这才放心了:她原以为这段时间的温柔生活已将小寒俘虏了,没想到,他仍然一片空灵,好,这才是她喜欢的小寒哥;对,三河镇才是他们的家,这儿,绝对不是;长安城太复杂了,复杂到让人头疼!

    “那,寒哥哥,我们怎么通知他们呢?回突厥再商议吗?”玉儿又问,这回,她的脸色终于喜色一片了。

    小寒笑了,亲了她一下才说:“玉儿怎么笨了?过段时间铁大哥他们不是要回突厥吗?把我们的意思告诉爹娘,他们自会明白的!”

    玉儿听了,不觉自惭一笑,才靠在他怀里,说:“我是笨了,这段时间形势太复杂了,我都几乎喘不过气了;幸好,太平公主站在咱们这一边,婉儿又是寒哥哥的老婆了,我终于可以松口气了,哈哈!”

    “但也不要大意,还是小心留心身边的人和事,好吗?玉儿,可不能安安稳稳地睡大觉哦,你可是我最信任的人,任何细节都要留意,我们不能犯任何错误,否则,说不定就真的回不去了!”小寒赶紧叮嘱她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,玉儿明白了,只是这会儿我可以轻松点了,人家高兴嘛!”说完,玉儿自动献上柔唇,享受片刻之温柔了。

    这时,太平公主来了,笑了,晓得已解决了玉儿的问题,就开心地说:“寒哥哥,后院稳定了?哈哈,我玉儿嫂嫂就是好!”说完,亲了他们几下,才罢手。

    “太平有什么事儿吗?”小寒的眼睛又在探索了。 </p>早读书 http://www.zaodushu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剑语含香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剑语含香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剑语含香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