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九章 病虎南下

早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归望 第七十九章 病虎南下
(早读书http://www.zaodushu.com)    巢湖,古称南巢,地处皖中,襟湖带江,巢湖一地地理条件优渥,大江大河均于此处汇合,此地地处平原,物产丰富,湖蟹、银鱼、虾米、珍珠是这里著名的“水上四珍”,此地各类珍馐数不胜数,让人目不暇接,江南江北的文化在这里汇集,大自然的神奇更将它造就成江北的“鱼米之乡”。

    此地山水相逢,众多的名胜古迹和秀美的湖光山色交相辉映,形成了巢湖独特的风景线。

    湖中有岛,一名姑山,一名姥山,此刻姑山临湖处,两人相拥而立在侧,正在欣赏湖中美景。女子靠在男子怀里,闷声问道:“轩哥,你真有办法帮我么?”男子轻轻握住她的手,柔声道:“自然是真的,你师父不过是要一块麒麟玉,这有什么难的?我将玉佩给他便是。”

    原来两人正是姚语汐、雨轩,少男少女心思单纯,感情升温迅速,两人相处半月,已是互生好感,姚语汐欲带雨轩北归,但她此刻情到浓处,又不想过快回去,于是雨轩便带着她一路游玩到此。

    雨轩不经意问道:“你的剑法这么厉害,为何还如此惧怕你师父,莫非他有三头六臂不成?为何一定要得到他的允许呢?”

    姚语汐听他说起,杏脸顿时变色,沉闷说道:“师父没有三头六臂,只是个老和尚而已!”雨轩双目微凝,问道:“老和尚?”姚语汐点可了点头,继续说道:“可是他的武功、计谋都很厉害,便是十个我也不是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厉害!”雨轩闻言,不禁思索道:“莫非是他!”姚语汐看了看他的神情,说道:“看来你已经知道了啊?”雨轩点头道:“当今天下最出名的和尚有两个,一人长于力,一人擅于智,听你所言,再加上你姓姚,那么你师父应该是擅于智的那人吧!”

    姚语汐语中带有一丝颤抖之音,低声道:“嗯!师父绰号“病虎和尚”俗家姓姚,我便是跟他姓的,师父他老人家智谋不凡,武功也是厉害得很。”

    “你且不要担忧!”雨轩轻抚她的后背,劝慰道:“他的武功便是再厉害,我也会带你离开的!”姚语汐闻言,心中渐安,只是靠在他胸前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正当两人心中稍安,忽听一阵拍手声传来,两人回头一看,却是一位年轻貌美的女子正自缓步行来。姚语汐一见女子模样,突然脸上神色微显慌乱,只见她一把推开雨轩,继而低声问道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却说这女子笑意盈盈,手拿一柄宝剑,一袭紫衫在身,脚穿快靴,腰缠丝带,一头青丝只用支金簪别着,面容更是绝美异常,比之姚语汐亦是各有千秋,只见她笑意透人心扉,尤其一股英姿飒爽的气质更是让人心生敬佩。只听她问道:“怎么?不欢迎我么?”姚语汐面对她时,似乎心中惴惴不安,只是低声说道:“师姐误会了,小妹不敢!”

    雨轩见了来人,却是一振衣衫,笑道:“原来是你啊!多日不见,姑娘比之当日初见之时,更加英姿飒爽,当真可喜可贺!”姚语汐听他这么一说,心中颇为惊讶,问道:“你们认识么?”雨轩点点头,笑着解释道:“当日我离开归望城时,曾与她有过一面之缘,你师姐称自己自南方而来,说是要通报消息呢!”

    “师姐在外游历多年,确实刚从南方回去。”姚语汐皱眉问道:“不过……为何此事我却不知?”那女子突然掩嘴轻笑出声来,半晌才道:“师父历来神机妙算,他老人家的安排,又岂会事事说与你知晓,此事你不知道自是正常,何来那么多的问题呢!”却见她突然转身对雨轩抱拳一礼道:“小女子斓莹,未请教公子大名?”

    雨轩对她的突然出现甚为恼火,心中早已暗怒,此刻听她话语不见客气,自然也没有什么好脸色,但却因为她是姚语汐的师姐,便也只是淡然说道:“姑娘今日前来,又为何事?莫非还是要我帮你指路?”

    “非也!我此来只为麒麟玉。”斓莹对他重提旧事的嘲讽之意毫不在乎,只是摇摇头,对姚语汐问道:“师妹可拿到玉佩了?”雨轩未等姚语汐说话,已自接口道:“玉佩虽是没拿到手,但是有我这个活地图在啊!姑娘难道还怕我跑了不成?”

    斓莹面色忽冷,点头道:“公子武功高强,小女子远远不如,自然怕你突然离去。”雨轩洒然一笑,反问道:“姑娘看我脸色,觉得如何?”斓莹闻言一愣,随即仔细观察了雨轩一阵,说道:“看你面色泛青,举手投足之间脚步轻浮、四肢乏力,莫非中毒了?”雨轩无奈一笑,伸手一指姚语汐,这意思再明显不过。斓莹对姚语汐点头道:“师妹这事做得好,我一定跟师父禀报清楚,让他老人家好好奖赏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多谢师姐了!”姚语汐不看斓莹,却看了看雨轩,不禁面露忧色。斓莹见两人颇有古怪,一时有些愕然,暗自计较道:“师妹为何一直盯着他,莫非两人有什么关系?这小子被人下毒,已然被俘,为何还能如此坦然?”

    斓莹心思迅捷,转头对雨轩说道:“公子不愧是风神的亲传弟子,果然气度不凡。”雨轩双手一摊,轻笑道:“姑娘严重了,若是被别人所俘,小子早已是又哭又闹,奈何两位姑娘貌若天仙,能栽在你们手里,小子感激还来不及呢!”

    这斓莹毕竟也只是个少女,虽不是初出江湖,但毕竟年少,抑且两人并非初见,当日一见,心里亦是颇有好感,此刻听他夸奖自己,不禁掩嘴轻笑道:“公子果然见识不凡,只要你能随我们走一趟,我们也不会为难你。”雨轩面露笑意,连连点头,嘴里忙答应道:“这是自然,这是自然,姑娘放宽心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斓莹姑娘不但貌若天仙,还是个心地善良的好姑娘呢。”雨轩上前两步,一把挽住斓莹的手臂,笑道“咱们这便走吧!”斓莹以为他要偷袭,便是一挣,但还未挣脱,已觉他并未用劲,这才想起雨轩已经无法再用武功,便又放弃了。

    原来雨轩并未有任何动作,只是轻轻挽住她,姚语汐见他与斓莹突然如此亲密,心中一时泛酸,但她性子孤傲,心中再恼火,亦不会表现出来,只是冷哼一声,便也跟上了。

    雨轩默默无声,突然回头冲她轻轻一笑,姚语汐见他这一笑有些古怪,心里更加有气,怒哼一声便不再理他。

    却说三人走不数步,雨轩突然说道:“哎呀!听闻这江中银鱼无鳞而肉细嫩,不仅美味非常,而且女子食之可令皮肤更加光滑,乃是北方不能吃到的珍馐,咱们既然途径此地,可不能平白错过,不若两位在这里稍待,我去抓几尾上来解解馋如何?”

    “这可不行。”斓莹接口道:“要去咱们一同前去。”雨轩陪笑道:“我这不是怕累着你们嘛!”姚语汐却是拆台说道:“万一你跑了,我们到哪去说理?”雨轩尴尬一笑,连连摇头道:“不跑,不跑!”

    两人一路跟随雨轩来到湖边,却因男女有别,此刻若是湿身颇为不便,于是两人都不下水,只让雨轩下去。却说雨轩虽是少到江南,但他在归望城时,亦是时常下湖摸鱼、调皮捣蛋均是看家本领。因此对这一切甚是熟稔,看他不用小半个时辰,便捉来鱼虾。斓莹却见天色不早了,便带领两人寻找酒家,三人刚一进门,只听雨轩大大咧咧的吵嚷道:“伙计快来,且将我这些鱼虾做了去。”

    一名伙计赶紧过来,他拿过鱼篓,往里一看,里面密密麻麻全是银鱼,这银鱼细小十分体轻,而此时鱼篓里竟足足有七八斤银鱼。伙计不禁赞叹道:“客官好本事,竟能抓了这许多银鱼过来,倒让我开了眼界!”雨轩自桌上拿起一双筷子,在桌上轻轻将筷子敲击两下,问道:“小哥劳驾,这银鱼能做几道菜?”

    伙计不看雨轩,却看了斓莹一眼,方才回道:“这样吧!这些银鱼咱们拿去做一道西湖银鱼羹,刚好给几位小姐补补身体,再做一份银鱼粥,您几位男女皆适宜,至于这些虾嘛,咱们就给您做个麻辣香虾,您看如何?”雨轩听他说了半晌,早已是饥肠辘辘,手中一双筷子敲击在那伙计的手腕上,自己又擦了擦嘴角,说道:“你且速去做来。”

    伙计吃痛回看,见是雨轩打的,也不便发作,陪笑却不离开,又说道:“三位见谅,咱们做可以,但这都是要另收钱的。”雨轩连连点头,摆手道:“你且不用担心,自管去做便是,工钱少不了你们的!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伙计却是嘀咕道:“怎么又带了两个人过来?真是够古怪的。”他边走边偷瞄了一眼,自去忙活去了。雨轩不疑有他,对两人说道:“我初来江南时,便知南方饮食讲究,比之官宦之家亦是不遑多让,可惜却是无人陪我一起品评,今日两位小姐同行,可真是雨轩莫大的福气啊!”

    姚语汐心中有气,不禁哼道:“早早吃了便走吧!咱们还得北上呢!”雨轩一边把玩筷子,一边说道:“语汐你先别急啊!此刻天色还早,咱们先吃过饭再走不迟。”那厢斓莹却也说道:“不急,咱们在此歇息一晚,再做计较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其余两人均是一愣,不由得一起望着她。雨轩皱眉思量:“先前我百般拖延,这女娃儿却是一路催促,为何此刻突然又不着急了?”姚语汐偷偷看了雨轩一眼,心中暗喜不已,嘴上却怪问道:“师姐,未免夜长梦多,咱们还是不要在这里停留了吧?”

    斓莹神秘一笑,抬头对伙计吩咐道:“一切饮食按照昨日样式,再做一份送到房间里去。”

    那伙计忙答应了,说道:“您放心,本店的菜绝对是首屈一指的,昨个大师父吃了不也直夸我们做得好嘛!”雨轩却是暗暗留心,他听伙计说道“大师父”三字时,语气微有特别,似乎有些低沉,不禁猛然醒悟道:“大师父,又跟她们两个有关,莫非是他?”

    一念及此,雨轩不禁冷汗直流,他抬头一看,姚语汐亦是脸色发青,想来也已猜到了店中还有其他人。

    正在此时,忽然有脚步声响起,三人回头看去,只见两人一前一后,自楼梯上走了下来,雨轩一见两人,顿时心中大惊,忙从桌边站起。

    当先下来之人头顶戒疤,身穿黑衣,一脸古拙不惊的表情,正是朱棣的首席军师--江湖人称病虎和尚的道衍;另一人雨轩却是再熟悉不过,竟是自己的姐姐--雨墨!雨轩见她虽是无恙,但面带愁苦,想来也是被制。

    姚语汐见了道衍,忙起身见礼道:“徒儿见过师父!”道衍面无表情,只是淡然说道:“坐吧!不要多礼了!”姚语汐无法,只得依言坐下。雨轩幼年之时曾与道衍有过一面之缘,而今再见,心中却是无法开心起来,只得嬉笑道:“姚先生,您是燕王的军师,一直蛰居北平,自来少入江湖,不知为何突然南来了?居然还带着我姐姐一起?”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?”雨轩抬头问向姐姐,雨墨叹息着摇头道:“没事,只是经脉受制,没法提劲而已。”雨轩闻言稍安,冲她点头,示意让她安心,心中却是暗自计较。

    “小施主多年未见,还是如此精神啊!”道衍突然笑说道:“老衲要说此来全是为了你!至于雨墨小施主么?却是刚巧遇上的,小施主信么?”

    原来当年两人初见之时,雨轩刚被救出,又受伤甚重,精神自然不济,此刻身中剧毒,面色自然也不会好看,道衍此言颇有嘲讽之意。

    雨轩哼道:“若说是为别人而来,还有可能,可若说为我而来,却是从何说起?”

    “不瞒小施主!”道衍叹道:“朝廷与主上的军队交战已久,主上以一己之力抗击天下,此刻已是后续乏力,府库更是空虚,为防万一,老衲只得亲来一趟,希望能够得到麒麟宝藏,以解燃眉之急。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够坦白的。”雨轩手中筷子轻轻一转,笑道:“既然是为麒麟宝藏而来,不该来找我吧!”

    道衍皱眉问道:“你师父可曾与你提过有关麒麟宝藏之事?”雨轩闻言一愣,随即摇头道:“师父生性平淡,如何会提这等俗物。”

    原来归望城虽无多少财货,却一向不缺金银财帛之类,雨轩出身皇族,性子大大咧咧的,再加上王绫一向对这个弟弟予取予求,所以雨轩自来对财货一类都没有什么特别的概念,因此对道衍所问却是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道衍点了点头,忽然问道:“那麒麟玉总还在你身上吧?”他这话一出口,其余两人顿时一起看向雨轩,尤其姚语汐,她自出谷以来,第一次与人敞开心扉,此刻却得知自己一直被骗,不禁心中勃然大怒。

    “不错!”雨轩看了姚语汐一眼,见她脸现怒色,不禁叹了口气,又说道:“现在还在我身上。”道衍微笑着说道:“我想也是,我这徒弟毕竟是女儿身,天性害羞,若要她搜你的身,必然多有不便,还好老衲已提前安排了斓莹前来。”

    雨轩叹道:“这玉佩是师父所托,我必然要守护好,原本我是无论如何也不能交给你的,但现在嘛……”道衍双眼微眯,问道:“现在又如何?”雨轩说道:“只要你答应一件事,玉佩给你也无妨!”雨轩一边说着一边看向了姚语汐。

    “小施主但说无妨!”

    雨轩冲姚语汐一努嘴,说道:“你若还她自由身,玉佩我便给你。”道衍闻言一愣,继而哈哈笑道:“小施主这是喜欢上了我这徒儿啊!”雨轩与姚语汐听他点破,均是面红过耳,尤其姚语汐,一双玉手使劲揉捏衣角,仿佛要将之揉碎一般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道衍笑道:“若是别的事情也就罢了,此事却是不行。”雨轩皱眉问道:“难道你们不是约定:她带回麒麟玉,你还她自由身么?”道衍正色道:“不错,确有此事,但如今麒麟玉被我自己发现,这个约定便不作数。”

    姚语汐听闻此言,顿时大惊道:“师父,你……”道衍不理她,又说道:“再则说,她未按约定完成,竟还喜欢上了任务目标,不受罚便是老衲心慈了,又如何能够还她自由?”雨轩不料道衍竟会耍赖,一味选择避重就轻,心中虽想反驳,奈何道衍口才甚是便利,一时竟无法反击。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,便是将玉佩给你也是无用了?”雨轩轻轻放下筷子,说道:“看来你想用强了啊!”道衍摇摇头,笑道:“老衲已经多年不曾动手了。”他又转头对姚语汐说道:“此次你若能将他杀了,再将玉佩交到我手里,咱们先前的约定仍旧算数。”

    雨轩哼道:“老家伙,你一再欺骗我们,还指望我们相信你么?”道衍合十道:“阿弥陀佛!只要语汐杀了你,再将玉佩亲自交与老衲,老衲说话算话。”

    “别相信他!这老家伙表面上一副出家人的姿态,实际上却是心狠手辣之辈。”雨轩见姚语汐低头不语,担忧她被道衍挑拨,便说道:“他是当今少有的权谋术士,决计是在骗你的!”

    姚语汐猛然抬头,眼中泪花闪现,忽道:“可是已经别无他法了,对吧!”雨轩听她如此一说,知她终究不敢违逆师父,心中不由得暗叫:“糟糕!”

    便在此时,姚语汐左手一拍桌子,人已离凳而去,右手直抓向雨轩咽喉。两人距离不过三尺,雨轩见她招式狠辣,连忙顺势躺下,平躺于凳上,右手一拍桌子边缘,人已离凳而去,看他身形旋转两圈,稳稳靠在门边。

    在座几人见雨轩身形如此灵活,不禁都是一愣,雨轩不是身中剧毒,不能运功么?姚语汐指着他,惊讶的说不出话来:“你,你为何……”雨轩一拂袖,微笑道:“你是问我的武功为何会恢复了?”姚语汐愣愣点头。

    “还记得方才我下水捕鱼么?”雨轩见她们愣住,方才说道:“我已趁下水之际,解了毒了!”道衍叹道:“不愧是风先生的徒弟,果然神通惊人啊!”他转头对姚语汐说道: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方才他下水之时,已借助湖水,将自己所中之毒转到水中,鱼虾中毒后,并无能力逃走,所以他才能短时内捕到那么多鱼虾。”

    斓莹突然问道:“师父,那他的脸色为何一直泛青,如同中毒一般?”道衍沉吟道:“其中缘由我也不大清楚,许是他划分阴阳,阴寒劲力外露,阳炎劲力内敛,方才有此异象。”

    雨轩哼道:“不愧是江湖前辈,只凭只言片语便能推断出我是如何解毒的。”道衍笑道:“小施主过奖了!我劝你还是束手就擒吧!”雨轩突然俏皮一笑,说道:“束手就擒?你猜我会么?”

    三人与雨轩相处时日较短,均对他性格不甚了解,一时都有些拿不准,但想雨轩是当世宗师的徒弟,想来应该性格刚烈,不会轻易就范。

    正当三人思索之时,雨轩突然发作,看他脚下步法怪异,竟是快捷无比,转瞬间便来到雨墨身边,他连点雨墨胸前大穴,雨墨身形一松,行动已恢复。

    这时候姚语汐突然反应过来,短剑出袖,一闪而过直取雨墨咽喉,雨轩知道姐姐初得自由,身体虽得自由,但经骨仍旧酥软,还未恢复如常,远不及平日敏捷,当即一把搂住雨墨,身形连旋带退,右手自雨墨腰间拔出秋水剑,连削数招,边战边退,堪堪挡住姚语汐的进攻。

    斓莹见雨轩身形窘迫,一直护着雨墨,顿时长剑出鞘刺向雨墨。雨轩没法,秋水剑拦住姚语汐,左手一掌猛的击向斓莹。斓莹不料他既要对付师妹,又还要照顾姐姐,竟还有心思分心旁顾。

    却在此时,道衍突然出手,看他一直在姚语汐背后,此刻突然自她肋下出掌偷袭,雨轩猝不及防,已无抵抗之力,情急之下,只得连忙后退,但胸口仍被掌力击中。

    姚语汐见他退得惊惶,步法有些凌乱,想也不想一柄短剑如梭般猛然扎了过去。雨轩此刻已是避无可避,若是躲开,身后的姐姐必然受伤,若是不躲,只怕自己受伤更重,情非得已之下,雨轩一咬牙,猛的挺身而出,硬生生受姚语汐一剑。

    “嗯!”雨轩一声痛哼,姚语汐的短剑透体而入,竟是硬生生刺穿了他的身体。雨轩的身形顺势向后,看他眼光精准,此时脚尖顺势上踢,恰恰踢中姚语汐的手腕,自己却借这一掌一剑之力,搂着雨墨撞破了木板墙。

    姚语汐只觉手腕一疼,短剑顿时离手,便见雨轩破墙而出,随即脚下毫不停留,借势离去。只听破洞外传来雨轩越发缥缈的声音:“老家伙不愧老家伙,果然老谋深算,一时不察,竟在你手下吃了大亏!咱们青山不改,绿水长流,来日再做了断!”

    姚语汐眼见自己伤了雨轩,看着手中沾染的鲜血,正觉过意不去,忽然耳边传来不悦的声音:“追!”姚语汐回头看去,只见道衍立于身后,面如寒霜,姚语汐心中忽然想起方才雨轩无故受伤,自己肋下劲风突起,原来是师父出手了。早读书 http://www.zaodushu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归望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归望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归望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