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203章 成事(第一更,求月票)

早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大明铁骨正文 第203章 成事(第一更,求月票)
(早读书http://www.zaodushu.com)    <div id="content">

    进了三月,因为黄河即将解冻,这清河城便慢慢的显出了几分生机,一但黄河解冻,这清河城就会立即热闹起来,以至于这城中的商号无不是纷纷开始着手准备着今年的生意。

    在那城临近码头的一家商号的后宅子内,已经来清河几的方得财正急得团团乱转,就像是只无头苍蝇似的。

    在他焦头烂额的等待着的消息的时候,只见分号宋掌柜边走进来边道:

    “大掌柜,有消息了!”

    一听有消息了,方得财连忙急声问道:

    “什么消息,快!”

    见大掌柜的这么急,宋掌柜连忙答道:

    “从衙署里得到的消息,衙署里暂时没有要动盐纲的打算!”

    方得财一听,立即满面喜色的道: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可这话刚一出口,他脸上的笑容突然落下,然后又问道: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大家伙都在私下里都在传着有动纲册的打算?哎我问你,你这消息从哪儿打听到的?”

    宋掌柜一听,连忙道。

    “咱们做生意的人,还能直接找到衙署里去?那地方一般人也进不去呀!还不是托人打听到的!”

    方得财连连摇头。

    “不行!和傅山,傅总办联系上了没有?”

    宋掌柜赶紧答道。

    “我正要跟大掌柜这事呢。傅总办上个月去了南京,在南京那边督办着开设江淮银行哪,这不军饷局不是要改成银行嘛,要在全江南开设分行,这不刚刚才回清河,估计回来的了还要向经略报告,最早也得明晚上才有时间见大掌柜。”

    方得财沉吟片刻,然后道:

    “好,明晚上见也好。银子都打点好了?”

    银子从来都是好东西,那些自以清廉的官员,同样也离不开银子,或许衙署里开出的俸禄不少,但是面对几千两,甚至上万两的银子,他们仍然显出其贪婪的一面。那位掌握着江淮银行的傅总办,同样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宋掌柜连连点头道:

    “已经送进傅总办的府上了,不然他也不会答应见咱呀。”

    因为傅山是经略使衙署中少有的几位北方官员,虽他是山西人,可对于陕商来,自然相结亲近一些,毕竟俗话“晋陕一家”,在这个时候,他自然也就求到了傅山这里。求归求,这银子总是少不了,这是规矩。

    第二夜晚,傅山在府中花厅便装坐着,方得财一进门就给他行揖。

    坐于椅上的傅山虚让了一让,然后看着方得财道:

    “起来起来,这晋陕本就是一家,都是本乡本土的,也不是什么外人。来人,给方掌柜看座!”

    听其这么一,方得财才站起来道:

    “总办,我们东家让人代他向您请安。”

    傅山淡淡一笑,然后道。

    “你邱东家呀,话话也有好些日子没见他了,上次见他,还是年前的事情。怎么样,他身子骨还硬朗?”

    方得财连忙应承道。

    “托您的福,东家身子还算硬朗。”

    傅山抿了口茶,看着方得财道。

    “老方,我知道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,咱们都是熟人了,有什么事,你就尽管直吧。”

    方得财赶紧道。

    “大人,人就直了。我们东家这次让人专程来到清何,是想请教总办一个消息的真假……”

    傅山先是打量他一眼,然后才拉长声调,道:

    “哦,什么消息?”

    察言观色地向前探了探向子,方得财这才道:

    “最近扬州和清河边都在私下传着,是衙署准备重定纲册,您老知道,这纲册是盐商的命根子,所以东家才想问您有这事吗?”

    傅山微微一笑,不咸不淡的答道:

    “噢,你问这事呀,这个事我也听人了。流言!流言!回去告诉邱东家,这事绝对是流言,不可信!”

    听着这个回答,方得财顿时便如释重负的道:

    “是吗,这下就好了!谢谢傅总办!多谢,多谢!”

    傅山嗯了一声,然后又缓声道。

    “不过嘛,有些事情也不准。现今清虏于北方对我虎视眈眈的,经略又岂会容其如此成日威胁江北?养兵也好,备虏也罢,都是要银子的,盐课又关系军事大计,不能掉以轻心呀。”

    方得财闻言大吃一惊,赶紧问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,大老爷的意思是,这衙署是因为北边的事,所以才看重盐课?”

    瞧着眼前这人一眼,傅山便在那里打着官腔道:

    “什么事情防患于未然,这今年免了火耗,衙署一下少了几十万两的进项,江北靠什么?无外乎盐课,这盐课关乎军国大事,又岂能不慎重?若不慎重从事,又如何能保证军国所需?毕竟,现在这清虏于北方虎视眈眈啊!”

    这会方得财再也坐不住了,他连站起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老爷,照您这么一,即使衙署现在没有动“纲册”的打算,也不能保证衙署里就不会随时下令动“纲册”,是不是这个意思?”

    傅山这会的官腔反倒是更浓了。

    “维道衙署就是靠动纲册来弄银子?若是如此,那衙署与强盗何异?我知道你们这些盐商视纲册为根本,可官府是决意不会让盐课出乱子的。好了,就到这儿吧,我还有公事要办。来人,送客!”

    着傅山便转身走了出去,只留下方得财一头雾水的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那边已经有仆佣走进来,恭敬的道。

    “方掌柜,请吧。”

    “啊,哎。”

    被人这么一请,方得财这才有些尴尬地随他离去了。

    当夜里,奉着东家的吩咐来到清河的许士远,也到了清河的商号中。与方得财两人与分号的宋掌柜一起商量了半晌,结果他们是越想越糊涂,怎么也弄不明白,那位大老爷到底是什么意思。因为担心东家着急,只得连夜返回扬州,然后再由东家定夺。

    一过黄河之后,他们便一路星夜兼程,往清河赶着,足足用了两日的功夫,才赶回扬州,待方得材赶回达扬州的时候,已经是后半夜了,幸好,这几日为了等待消息,邱云程一直住在城外,而不是城内。

    在方得财进来的时候,邱云程早已躺下,但一直睁着眼,这几日他同样也是没有睡踏实,听着下人的秉报方得财回来报,霍然从床上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方得财进了屋后,便连忙秉报道。

    “东家,在清河,有不少人传着这纲册可能要动的消息,不过传的更多是,今年经略十之**可能要北伐!”

    邱云程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哦?傅总办那儿去了吗?”

    方得财连忙道。

    “去了,可他却经略近期没有北伐的打算,还是盐课事关军国大事,衙署是绝不会轻易容其出乱子的。”

    邱云程沉思片刻,然后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些话都是傅总办亲口对你的?”

    方得财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不过傅总办还有话呢。”

    邱骏心中又是一惊,赶紧问道他的是什么话。

    方得财这才道。

    “傅总办,这清虏于北方虎视,经略是断不会容其这般威胁江北的……”

    还不等方得财完,邱云程闻言不觉神色大变,差一点跌倒下去。

    见东家这副大惊失色的模样,方得财连忙上前扶住他,紧张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东家,您怎么了?”

    邱云程好不容易才重新坐下来,慢慢抬头,然后一副痛心后悔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错了!我们都错了!北伐之事实乃是军机大事,非同可。兵法上讲欲擒故纵,虚则实之,实则虚之,如此重大的消息,傅山怎么可能轻易透露给我等商人。万一让清虏提前知道了消息,有了准备,不就坏了北伐大事?这次经略去南京为的是什么?又岂是为了结婚?傅总办能告诉你经略可能会出兵,就是把什么都告诉我们了!”

    着他猛地站起,然后急声道。

    “从明起,咱们就要把这纲册拿到手,不计贵贱,只要有人卖,咱们就收!”

    相比于东家的决断,这会方得财到底显得有点犹豫:

    “东家,您是不是再想想!不就是纲册嘛,那些不记名的纲册,即便是咱们拿下来,又能怎么样?万一要是衙署到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邱云程立即出言训斥道。

    “你住口!你知道什么?这盐课关乎军国大计,只要咱们把这些纲册拿下来,到时候衙署自然不会容盐课出乱子!那姓郑的就是抓住了这一点,他先放出声来,让大家以为这纲册要从立,待到大家纷纷让出的时候,他就下手收购,等过几日,他只要出面平复一下流言,这纲册会涨上去不,那些纲册至少有一多半都会在他手中,咱们现在已经晚了一步,若再拖延下去,让他郑士介在这种事情上占尽了先机,到时候,这扬州恐怕就再也没有咱们陕商的份了!”

    话声一顿,邱云程又道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,不能我自己去办,你快去联系赵家、李家还有王家,让他们一起动手,只要咱们能拿下一半的纲册,咱们才能保证与江南的盐商平起平坐……”早读书 http://www.zaodushu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大明铁骨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大明铁骨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大明铁骨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